• 民族网游
  • AG视讯厅
  • 重力游戏
  • 韩国游戏
  • 精彩专题
  • TV首页
  • 《轩辕剑2》第二部《枫之舞》剧情对话小说 第

    2011-09-24 14:52:05编辑:评论(0)

     

    轩辕剑第二部《枫之舞》——第七章     群妖乱天地(2008-09-05 10:36:18)
    标签: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/原创 文化  分类:轩辕剑系列

    回到墨者居所,他们先找田衍,田衍道:“师兄!回来得好!你看我把机关人弄好了!我发现许多没有调修的缺点,也顺便修正过了,机关人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威力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哦?其实只要没有报废掉我就很欣慰了。”

    田衍道:“师兄,你太瞧不起我了。”

    辅子彻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田衍道:“咦?怎么铸石子师兄也回来了?还有一个标致姑娘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你问公事还是私事?”

    田衍道:“当然嘛,公事就不好玩了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私事私下再问吧。”

    田衍道:“师兄,这要憋死我了。”

    纹锦道:“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吗?怎么我都听不懂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别理他们,一堆废话。”

    大家正在说笑之际,一名学生来报:“各位快到广场来!老师回来了!”于是众人便立即赶到广场上,只见墨子站在中央,众学生围成一圈,墨子道:“都到齐了吗?”大家齐声答应。墨子接道:“经过各位同学的努力,幸好又解救了大梁城的危机。不幸的是这只是暂时的,主谋者并没有被制服,我担心还会有更恐怖的阴谋会发生。我与鬼谷子去调查了,跟外国借兵不是好方法,因为韩武子不会允许我们攻打他的臣子。但还有一个机会,可以去韩国找跟蜀桑子有仇的领主安策,他或许能帮我们对抗蜀桑子。各位先下去准备,我们明天一早就分批出发。出发后尽量不要招摇,以免打草惊蛇。我们在许昌的客栈会合。好了,解散。”于是众学生便各自回去准备。

    墨子走到辅子彻等人面前道:“你们做的很好,禽滑釐已经跟我说了。看到你们平安无事,真是令我高兴。跟那么危险的敌人交战,实在令我捍把冷汗。”


    103f

    辅子彻道:“多谢关心,老师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辅子彻与铸石子也成长了不少,但可别放松下来,知道吗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知道了,老师。”他们也下去休息了。

    当夜,辅子彻一个人走到屋外,坐在长凳上寻思:“啊,真难得大家又聚在这里,可惜明天又要离开了。这使我想起那首诗……咦?怎么吟的呢?”这时,纹锦也来了,她走到辅子彻面前道:“辅大哥,怎么还没睡?”

    “嗯……”

    纹锦坐到辅子彻身边道:“哇,你在这看月亮吗?风景真不错!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嗯,确实。这情景又令我想起另外一首诗……”他定睛地看着纹锦,纹锦问:“怎么了?”辅子彻道:“这样看你感觉不错……”

    “下一句呢?”

    “不,诗我又忘了,刚才那句是我的感想。”

    “啊!”纹锦脸上一红,辅子彻道:“害羞的样子也好可爱。”纹锦脸上红晕越发明显,辅子彻又道:“好像还有一首诗……”忽然察觉身后有人,便唤:“谁躲在那里?”纹锦却道:“好奇怪的诗。”

    “那也不是诗。”辅子彻跃起身来,那躲在后面的人走了出来,原来竟是田衍,辅子彻问他在这里干什么,田衍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我…我们也来看月亮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还有多少人来看月亮?”田衍道:“大师兄、铸石子师兄、其他同学……还有……”说着,所有人都钻了出来,连墨子也在其中。墨子道:“很晚了,大家睡觉去吧。明天一早要赶路呢。”大家便边笑边走了。辅子彻不由一脸的无奈,和纹锦相觑无语。

    次日一早,辅子彻、铸石子、纹锦和机关人来到禽滑釐的房中,禽滑釐道:“其他人都已经出发了,我与田衍一组出发后再轮到你们。许昌要从长葛南方的森林通过,听说那里有安策的军队驻守。我已经要先到的同学打点那边的哨兵,不过可能还是要避开军队,在树海绕道才行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知道了,大师兄。”

    禽滑釐道:“好了,我们也该出发了。”

    田衍道:“师兄一路顺风。”二人便先行出发。

    辅子彻等人最后出发,他们日夜兼程,终于到达了长葛镇,由镇往南,便到了那个营地,守军截住他们,辅子彻道:“我是墨派的人……”

    “墨派?我知道,你们之前还有好几个来过,规矩你知道吗?”

    “规矩?”

    “就是付过路税三百钱。”

    无奈之下,只好交付过路钱,那些守军便道:“我们可以让路给你们进去,但这里只是前哨。安策大人最近下了命令‘不许外人进入军营,违者处斩。’所以你们没办法走军营到安策大人的领地,不过你们可以循着一条小路,绕着山路走过去。你们墨派的人已经从山路过去了。”

    一行人便依照这守军所言,循山间小路进发。一路上穿过多个山洞,终于到达了韩国境内。再行进数日,终于抵达许昌,到了客栈,田衍告诉他们,墨子在楼上,于是他们便上楼去见墨子。

    墨子道:“辅子彻,我们正在等你,我现在和禽滑釐要进宫去见安策,你曾经救过他,若有你跟着我或许会比较好沟通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是,老师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把机关人也带着,其他人可以先留在这里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嘿!老头,我跟你说,我最擅长跟人交际谈判了,你们会需要我的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若你不想活了,我们就带你去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哼!想威胁我?用暴力我是不会屈服的!”

    墨子道:“你误会了,我曾听说安策喜欢吃鸟肉,你要是不介意……”

    疾鹏吓了一跳,忙道:“啊啊!墨子老爷!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没办,你们去忙吧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小姑娘、铸石子,那就先请你们暂时留在客栈里了。”

    纹锦很担心地唤了辅子彻一句,辅子彻道:“别担心,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这不是废话?安策又不会吃了你们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那可不见得,这几年来安策吃了太多百姓的血汗,可饿死不少人民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这种人连自己的人民都残害,他是无法壮大起来迫害天下的,利用他对付蜀桑子可优先。”

    于是,墨子等人便来到安策的行宫前,守卫拦住他们,问他们来干什么,墨子道:“请帮忙通报一下,说是墨派的墨子与他的弟子来拜见城主。”

    “墨派?请等一下。”守卫便连忙入内通报。不一会儿,守卫出来相请他们进去。进到里面,有人为他们引路,来到了大厅内,只见安策躺在一张牙床上,悠闲无比。他们来到安策的面前,安策道:“听说是名满天下的大宗师墨子要见我?有什么事吗?我可是个大忙人,能抽出空来实在是你们的福气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既然您忙中抽空,那么敝人就不便打扰您太久,我就直说了。我知道蜀桑子不久前活埋您不成,还派出不少刺客来活动,大人您必然倍受困扰。”

    安策道:“哼!你还真清楚。想干嘛?”

    墨子道:“我们知道蜀桑子野心太大,已经威胁到天下安危,但是了解蜀桑子的人不多;向外国借兵又怕引起其它纠纷。慎虑之下唯有跟蜀桑子有仇的大人您了。”

    安策道:“你是要我借兵给你们?有什么好处吗?”

    墨子道:“这关系到大人您的安全……”

    安策道:“哼!蜀桑子又还没行动,我看这样吧,占领鄢陵后我要他所有的地,你们没意见吧?”

    墨子道:“这应该是你们韩国主君韩武子来决定的事,我们无权干涉。”

    安策道:“你们不要干涉就好,成定局后韩武子也管不了我,嘿嘿……”

    墨子道:“您是答应了吗?”

    安策道:“等等
    103f
    ,我需要一点保证,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一去不回,要你们输了又怎么办?”

    “您意下如何?”

    “你留下当人质。”

    “这我可以答应。”禽滑釐想劝阻,墨子道:“你们别担心,以大事为重。”禽滑釐便不作声。安策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借你们一千人好了,谁来带兵?”

    墨子道:“我大弟子禽滑釐有经验,交给他没问题。”

    安策道:“哼!可别糟蹋了我的人马才好。”

    禽滑釐与辅子彻领了兵符出去,禽滑釐生气道:“安策这家伙……竟然对我们狮子大开口,连老师都不放过。人又出得少,一千人只是他军队里的二十分之一,吝嗇得不可思议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希望老师能平安无事。”

    禽滑釐道:“是啊,我们可不能辜负老师。”

    他们便点起人马,浩浩荡荡开赴鄢陵,在城前结营。禽滑釐道:“奇怪,这一带都没有看到任何防御准备,我担心有陷阱,大家最好提高警觉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大师兄!我们想先去鄢陵侦查看看。”

    “好,那就麻烦你们了。我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,小心点。”

    他们潜入鄢陵之后,发现城中的人都是木讷没有表情,唯一一个无赖例外,于是辅子彻便向那无赖打听城中情况,那无赖说:“小哥,我是全城唯一正常的人。我是前几天才发现这里的,这里的居民全部没有什么思考力,只知道像虫蚁一般活着工作。任我自由取食也没人反对,这儿可像个仙境似的,可惜感觉上很寂寞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老兄!这里马上就要打仗了!你还是快逃走吧!”

    那无赖不相信,便道:“你们想唬我?好独占这里是吗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算了,随便你。”

    探查了城中一遍后,他们确定这是蜀桑子的所为,于是便立即离开此地,回去报与禽滑釐知道。回到军中,辅子彻如实报告了鄢陵城中的情况,禽滑釐道:“他们紧闭城门,若用攻城战对我们不利,蜀桑子真狡猾。可是时间紧迫,好吧!全军前进!”便指挥大军全力攻城。

    当大军来到鄢陵城前的时候,只见城门大开,一辆庞然巨车从城中开出,撞得他们人仰马翻,辅子彻四人立即一同跃上那巨大战车上,与驾驶战车的机关人展开激战。终于把驾车的机关人击毁,四人乘机深入了车内。辅子彻他们打算在车中的机关弄停,便在这庞大的机关车内寻找机关控制处。终于找到中枢位置,可是这里却有两名傀儡剑客和侠女在把守,于是双方展开混战。四人强强联手,很快便把这两个看守者击败。

    辅子彻随即去把控制机关推动,终于使得机关战车退回城内。他们从战车内走进来,已经是处于天政大殿的后面,他们潜入天政大殿后门,在这里有一条密道,于是他们便从密道进入,径往天政大殿的正厅。当他们甫踏入大厅的时候,就见蜀桑子从旁边的秘道溜了进去,铸石子道:“快追!”他们追入秘道内,一直来到一个祭坛前,只见蜀桑子就在那祭坛上,见四人追到,蜀桑子便道:“你们可来的好,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。现在我要把我在炼妖壶中建立的一个小世界放出来。你们最好能习惯跟一大群怪物生活在一起。”

    辅子彻怔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蜀桑子道:“别着急,镇静点看着。”说罢,他便施法打开了炼妖壶,立时妖气冲天,炼妖壶中的妖魔竟然全部被释放出来,登时使大地变色,邪魔横行。蜀桑子得意地说:“好好准备吧,我们后面还得忙的。”带着炼妖壶便从秘门逃去。四人追上去,可是秘门已经关上,他们在这里无法打开。

    辅子彻道:“我看情况不妙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我也不清楚,我们最好出去看看。”

    四人立即离开密室,出了天政大殿,回到城外,却见大地变得暗淡无光,一片荒芜,纹锦惊道:“天呐!怎么变成这样?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小心,我看到不少妖魔到处晃荡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不知道其他同学都哪去了?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他们应该都还在许昌客栈吧。”于是,四人立即赶回许昌城内,到客栈寻找其他人。四人到了客栈,田衍迎个正着,他急道:“不得了啦!师兄!安策为没有捉到蜀桑子而大发雷霆呢!并且扬言要杀掉老师!”

    辅子彻大惊道:“什么?”

    田衍道:“大师兄已经进城请罪去了,想说服安策不要冲动。”

    铸石子问道:“结果如何?”

    田衍道:“还不知道,我们还在等消息……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辅师弟,我们最好直接去看看。”

    田衍道:“等等,守卫不会让你们通过的。不过我有个方法。”

    辅子彻问:“什么方法?”

    田衍道:“我请教过来收税的士兵,发现他们有过路税的规定。”

    纹锦道:“怎么又是税金?那又如何了?”

    田衍道:“这可以钻漏洞,也就是说,他们法律规定有税金一定要收,那我们突然付过路税,他们也不得不收,收了税就可以过路了。”

    铸石子笑道:“哈哈哈!那岂不是通行无阻了?”

    田衍道:“那还要钱够才成。反正你们试试看就知道了,但我可没把握……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这值得一试,谢啦,田衍。”

    田衍道:“自家事,能帮上忙就好。”于是他们便按照田衍的方法去试一次。没想到此招果然有效,一路上那些士兵都收了税金,竟容许他们畅通无阻地进入内城。

    这时,在大殿内,禽滑釐正在求安策释放墨子,安策道:“你们墨派的都是废物吗?外面变成这样子都是你们的责任!你们要拿什么来赔偿?”

    禽滑釐道:“我们会想办法解?
    103f
    龅摹?

    安策道:“哼!废物就是废物!少给我废话!”辅子彻等人突然出现在安策的面前,疾鹏道:“说墨派都是废物?观察力还蛮透彻的嘛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别闹了。”

    禽滑釐见他们到来,也感到意外,安策道:“你们这些人怎么自己跑来了?我不记得有让你们进来过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大人,念在敝人曾经救过您的份上,是否能请您放过我们老师?”

    安策笑道:“呵呵呵,想占我便宜?少来,你们根本不是有意救我的,我也用不着还你们人情。来人呀!把那个老混蛋押过来!”

    几名士兵从里头把墨子押出,禽滑釐唤道:“老师!”墨子不哼声,安策则道:“把这老东西拖出去杀了,其他人也通通捉起来杀掉。”

    禽滑釐忙道:“大人!请三思!”

    安策阴笑道:“呵呵呵,处刑之后我会考虑。”

    就在此时,一人高声喊道:“且慢!”众人往阶下一看,只见鬼谷子大步到来,还有西来人也随鬼谷子到了。安策又问:“你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辅子彻心想:“大概也是过路税造成的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大人,请别滥杀人,要是少了他们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  安策道:“这由我来决定,用不着你们贱民废话!”可是话犹未了,突然一只机关妖怪从天花落下,向安策扑杀道:“奉蜀桑子之命,取安策首级!”安策吓得放声大叫:“来人呐!救命呀!”可是安策的士兵却没有一个敢上前,安策早吓得瘫坐床上,无法逃走。眼看机关妖怪就要把安策杀死,辅子彻等人便一同跃出,与机关妖怪斗了起来。经过众人的一轮苦战,终把那只机关妖怪击破。

    而安策早就乘乱逃之夭夭,墨子道:“别管他了。大家没事就好,多亏你们来帮忙了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奇怪,蜀桑子怎么会派这么弱的机关人来。”

    墨子笑道:“哈哈哈,那应该是鬼谷子弄出来的吧?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是啊,是我捉到蜀桑子的机关人拿来改造的,没想到可以在这用上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先回许昌客栈再说。”

    一行人离开内城,回到客栈中安顿下来。禽滑釐把在鄢陵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墨子道:“这……蜀桑子实在做的过份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所幸世界被炼妖壶影响的范围不大,被改变的世界只有这附近一带。除非我们能再拿回炼妖壶,否则灾害会继续下去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拿回炼妖壶还能还原外面的状况吗?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这不一定,而且或许还有其他方法。我来许昌的途中,发现了炼妖壶世界的鬼神之塔。”

    禽滑釐问:“鬼神之塔是什么?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那是大部分鬼神所居住的地方,自从人类与妖魔划分世界后,鬼神之塔一直存在于壶中世界里。据我所知,塔中关闭着炼妖壶的管理神,他或许知道还原世界的方法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辅子彻,探查鬼神之塔的任务先交给你们,其他本门的学生与我先去找蜀桑子。”辅子彻立即应命,墨子道:“我感觉鬼神之塔的出现可能也是蜀桑子的计划,你们要提防一下。”

    鬼谷子又道:“对了,还有一事忘了提起,鬼神之塔的入口有一个雷神在守桥,你们要给他一张疾电符就可以通过。疾电符你们可以自己制作吗?”

    “没问题。”

    “那就好。”鬼谷子便对西来人道:“西来人,去通知孙宾,叫他把机关人部队带来。”

    西来人道:“知道了,老师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我会留在这等你们的消息。”

    墨子道:“好,大家开始行动吧!”众人便就此分别,各自出发。
    轩辕剑第二部《枫之舞》——第八章       勇闯鬼神塔(2008-09-05 10:42:13)
    标签: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/原创 文化  分类:轩辕剑系列

    辅子彻一行来到了鬼神塔前,果然遇到一名雷神守桥,如鬼谷子所言,把疾电符给了雷神,雷神便让他们过桥。过了吊桥,眼前便是一座壮观宏伟的巨塔,众人看见,都为之目呆。疾鹏看见塔前的雕像已经心生害怕,辅子彻道:“难不成有人怕了?”

    疾鹏嘴硬道:“啊、是啊……谁会怕呢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于是,一行人便踏入了鬼神之塔。在鬼神之塔中所见所闻都是人间罕见,众人可算是大开眼界了。

    他们在第四层中遇到一个人,那人问他们是否来寻宝,辅子彻道:“寻宝?我们是来找使世界还原的方法。”那人道:“你们真的不知道?”

    辅子彻问:“知道些什么?”

    那人道:“塔里有一柄创世名剑,据说是黄帝配戴的宝剑。”

    辅子彻怔住,那人道:“原来你们不知道!干脆让我从头说清楚好了。这个塔连结了神话时代的世界,是跳脱于时空之外的地方。相传在神话时代有一名勇士拿了一把名唤轩辕剑的宝剑,阻止了邪恶势力控制天下的野心,但这柄代表了天地间正义的轩辕剑却在大战后随这失踪。多少世代以来,许多人想找到这柄有无上威力的轩辕剑而不可得。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宝剑就在关着那邪恶势力的地方‘鬼神之塔’。不过……”

  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  “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,因为鬼神之塔不是那么容易进来的,就算进来了鬼神之塔,也不见得能在这个鬼神出没的地方全身而退。”说完,那人便突然凭空消失,辅子彻等人方知此人原来是位仙人。众人还想再问清楚,可是那人已经不肯再多回答。

    一行人来到塔顶,见到了塔主,塔主道:“咦?又有凡人进来了?我是本塔的塔主,找我有事吗?”

    辅子彻问:“我们之前有人来过?”

    “嗯,是个魔性?
    103f
    苤氐姆踩耍堑谩堑媒凶鍪裆W影伞!?

    铸石子道:“又是蜀桑子?”

    “在这天地变化之前,他就透过炼妖壶来到这里很多次了。怎么?你们也想要他要的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不,我们想请教世界还原的方法。”

    “想还原?我还以为你们对这改变会很满意呢。呵呵呵,也好,是没多大差别,就提示你们好了。”

    “多谢塔主。”

    “可是……按照我们的惯例,要有代价才行。”

    “塔主请吩咐。”

    “我现在打开一个平台,踏上去就可以移动到塔上层的其他地方,去向我三个朋友借一个香炉来给我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就这样?我还以为是什么呢,太容易了吧。”

    塔主道:“哦?嫌不够还有……”

    辅子彻忙道:“不不不,不用了,我不能浪费太久,我这只鸟不太懂事,别跟牠计较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胡扯!我就不信还有鸟比我懂事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该闭嘴了,走吧,多谢塔主了。”

    塔主道:“好、好,你们慢走。”便施法打开一个平台,众人便踏上平台,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。

    来到了天外天,这里一共有三层,他们小心前进,一路上他们遇到不少妖魔的袭击,但是都惊险过关,终于到达顶层,他们找到了那个香炉,但并不见塔主所讲的三位仙人。就在这时,那香炉突然发出声音来:“呵呵呵,我们在这里呀。”竟从香炉中钻出,袭向他们。众人连忙退开,三位仙人道:“小伙子,有事吗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各位大仙,小弟想借香炉一用!”

    三仙道:“借香炉……没问题,但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要打赢我们,才有资格带走香炉!”

    于是,三仙向他们发动进攻,所幸众人今非昔比,而且三位仙人也只是考验他们,有心相让,故他们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困难,数十回合之后,便占了上风,三位仙人便立即撤开,就此罢斗。三仙道:“厉害!厉害!你们有资格带走香炉!”

    他们带着香炉离开天外天,回到鬼神之塔的塔顶,塔主看见他们把香炉带了回来,十分高兴,塔主道:“那我就提示你们世界还原的方法。在本塔的底层,被监禁的一个犯了大罪的仙人,不过最近刑期也差不多了,我允许你们去找他,他知道答案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多谢塔主帮忙。”

    塔主道:“别客气,但是塔之下我没去过,可能有一些难关,可别怪我没警告才是。入口就在第一层的大树,你们去吧。”

    他们也记得入塔时,的确见过那株大树,于是便回到鬼神之塔的第一层,从那大树进入了底层。当他们进入底层之后,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丑陋而且阴森可怖的人拦住去路,那人道:“塔主说的就是你们几个吗?能制服幻雾三仙可不容易呀。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本塔地下的管理者,你们可以叫我天毒尊者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我们是来请教关于还原世界的方法。”

    天毒尊者道:“哈,你们要找的不是我,这不关我的事,你们得往里面走才能找到你们要的。但是呢,是否能办得到,这可不一定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说完,便让他们进入。当四人准备走下楼梯时,天毒尊者突然叫道:“慢着!你们必须先通过这里。”

    辅子彻回头道:“什么?”话未说完,众人面前的一尊石像竟然把铸石子吸了进去。辅子彻道:“纹锦,你有看到吗?”

    纹锦道:“他被吸进去了!”

    辅子彻三人上前,结果也被吸了进去。当他们再睁开眼时,却发现他们回到了长葛的地下城,而且地上满是尸体。辅子彻则认为这里和以前所见的长葛有些不一样,于是便四处走动,查探一下铸石子的下落。

    终于在第二层下发现了铸石子,众人连忙救他,但是铸石子昏昏沉沉的,纹锦喊道:“不要紧吧?铸石子大哥?”

    铸石子喃喃道:“她叫做月语,是我的情人。可是……这副景象应该是十一年前发生的事……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十一年前?”

    铸石子接道:“月语当时是安策女儿的奴隶,但是有天安策的女儿突然发病死去,安策那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决定把奴隶也拿来陪葬!等我知道时,已经太迟了。”

    纹锦道:“真可怜……难怪铸石子大哥会那么恨贵族。”众人才知道铸石子有这样的一段伤心往事。

    辅子彻道:“奇怪,话说回来,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?”

    只见天毒尊者在他们的面前出现,笑道:“哈哈哈,还会是哪里?这里是属于你们的地狱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地狱?”疾鹏道:“这家伙在说什么东西?怎么都听不懂?喂!那个痞子!你知道出口在哪儿吗?”

    天毒尊者道:“这应该要问你们的人。”说完,便又消失了踪影。

    辅子彻道:“看来这里很诡异。师兄,咱们一起去找出口吧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先别管我,我想静一静。”

    辅子彻无奈道:“好吧,我们先四处看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出口。”

    他们找了好久,也不见其他出口,只回到之前入口的地方,只见铸石子呆站这里道:“那些可恶的贵族,我为了找到她,挖了好几十座坟墓,直到他们把我捉起来,还砍了我的双手……唉,我好痛苦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师兄,振作点。”铸石子却只有连声叹息,便回身奔入墓穴里面。纹锦道:“原来铸石子大哥有这么痛苦。”

    “我觉得这环境似乎是铸石子大哥想像出来的。”

    “我们能帮得了他吗?”

    “嗯,这是必然的。”他们便往回追上去。

    回到石棺室中,看见铸石子呆立于棺前,辅子彻他们上前,铸石子道:“我让月语睡在这里面,你们别管我了,我要在这里陪她。”
    103f


    “师兄,别丧气,这样下去是没有结果的。”

    铸石子二话不说,竟跳进棺材里。天毒尊者又再次出现道:“哈哈哈哈……别管他了,他已经想死在里面,你们也就成全他吧。”

    辅子彻怒道:“你这家伙胡说什么?”当即向天毒尊者发动攻势。天毒尊者虽然懂得用毒,但武功一般,纹锦以法符阻止他的毒功,辅子彻和机关人全力出击,天毒尊者苦战不下,于是便祭起十成功力,变化出原形,竟是一条巨大的毒蜈蚣。但经过他们的奋战,最后依靠纹锦的破法符破去妖魔金身,辅子彻使出“天仙剑法”把妖魔击杀。

    接着,铸石子也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连忙上前救醒铸石子,纹锦道:“铸石子大哥,不要紧吧?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谢谢你们的关心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真是的,我的境遇也差不多,也没那么消沉过呀!”

    辅子彻问:“你哪里差不多了?”

    疾鹏道:“你看看我,我也失去了一对翅膀呀。”

    纹锦道:“嘴硬!又不是只有这样而已。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总之,我们找出去的路吧。”

    他们回头再走时,却发现已经回到了树洞中,而且天毒尊者仍在,辅子彻感到十分惊诧,纹锦道:“那是铸石子大哥的关系吧?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我?”众人方才知道刚才是经历了一场心魔之旅。

    他们重新进入下一层,这里有一堵龙墙挡路,经过他们一轮猛打之后,才把这堵巨墙击碎,继续向前迈进,从里面找到一道向上的石梯,登上石梯,就来到了一座石室中,而石室中央有一个高大的祭坛,坛上竟然放着一个人头,人头之上还插着一柄剑。

    辅子彻惊讶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铸石子道:“是个人头,上面还插着一把剑。”

    纹锦道:“看起来好噁头。”

    却在此时,蜀桑子突然出现,跃到那祭坛上,众人大吃一惊,蜀桑子走到那人头前,把插在人头上的剑给拔去,然后道:“传说这把剑有天下无敌的神力,没有人能违抗它。”然后冲下坛来,四人一同上前拦住,蜀桑子道:“你们是无能为力的!闪开!”挥动那柄神剑,一股巨大威力立即把四人荡开,蜀桑子也得已逃去。

    铸石子惊讶道:“他拿走了什么?”辅子彻道:“轩辕剑?”

    就在这时,那颗人头突然开腔道:“你们几个小娃儿!过来这里!”

    四人连忙走上坛去,疾鹏道:“那个人头还会讲话。”

    只见那人头道:“你一只鸟也讲人话,还敢说我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好奇怪的东西。”趋近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    “我?你们不知道吗?我可是壶中世界的统治者,称为壶中仙!”

    “对!想起来了,就是那个犯下大错,被女娲神关起来惩罚的那个神仙吗?”

    “呵呵呵,你们还真清楚。”

    “那么我想请教一下,现在外面的世界一片混乱,炼妖壶的里面跑到外面……想请问您有没有办法还原?”

    “哈哈哈哈!我可是炼妖壶的统治者,当然有办法啦!但是你们得先把炼妖壶拿给我。”

    “需要炼妖壶?那只好等我们把炼妖壶抢来再说了。各位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  四人正欲离开,却听见壶中仙大叫道:“等等!”四人便回过头来,辅子彻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    壶中仙微笑向他们道:“能不能也带我走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带着人头走,好奇怪,我怕纹锦会觉得不舒服吧?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别这么说嘛,带着我去找炼妖壶,就不用麻烦再跑这一趟了。”

    辅子彻问:“纹锦,你认为呢?”

    纹锦道:“他好可怜,就答应吧。”

    壶中仙喜道:“小姑娘心地真好!”

    疾鹏道:“听着,这个队伍是我在发号施令,你得乖乖听话,还有……”纹锦喝道:“疾鹏!”壶中仙则笑道:“呵呵呵,这鸟好有趣!那么我们快走吧。”于是他们带上壶中仙的人头,便离开树洞。出了树洞之后,他们也不再久留,迅速离开鬼神之塔,赶回许昌而去。
    轩辕剑第二部《枫之舞》——第九章    生死了恩仇(2008-09-05 10:44:56)
    标签: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/原创 文化  分类:轩辕剑系列

    一行人回到许昌客栈,鬼谷子问他们此行如何,辅子彻道:“我带回来这个,一个奇怪的头。”就把壶中仙的头拿出来,壶中仙道:“什么奇怪的头?太没礼貌了!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那轩辕剑呢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那把剑被蜀桑子抢走了。”

    鬼谷子脸色一变道:“糟!他再加上轩辕剑就更危险了。只剩下这个头实在没什么用。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你们看不起我吗?轩辕剑不过是个神器罢了,哪能跟我这神仙比拟?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据我所知,你不是被轩辕剑所败,然后被女娲神禁闭在鬼神之塔?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你们也知道不少嘛……但你们弄错一件事,我不是被轩辕剑所败,是持用轩辕剑的人所败,而这个人早已不在这里。那个叫蜀桑子的人跟他比起来可差多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哦,那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。像您这么神通广大的神仙一定有办法对抗蜀桑子以及还原世界吧?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当然啦!这有何难。不过现在没了身体,我什么事也做不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身体?那不是问题,辅子彻!”

    辅子彻应道:“弟子在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把机关人的身体装给他吧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装给他?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是啊,把壶中仙的头当成机关人的头来用就可以了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我没想到过,或许可以试试看。”于是立即动手来装嵌,果然成功。壶中仙有了身体之后,
    103f
    高兴得像孩童一般乱蹦乱跳,连连叫好。

    疾鹏道:“你这么胡闹会让掌柜困扰的。”壶中仙一味顾着高兴,也不理会疾鹏。

    纹锦道:“这老头子靠得住吗?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哈哈哈!就让你们这些娃儿见识见识。”

    这时,蜀桑子被墨子率众追至一个山洞前,墨子道:“蜀桑子,我们最好来谈谈。”蜀桑子冷道:“免了!”轩辕剑一挥,力量奔腾而出,登时杀伤多人,墨子也当场负伤。

    墨派弟子把墨子抬回许昌客栈中,还说有大批怪物向许昌这里攻来。鬼谷子急忙让他们把墨子的担架放下,鬼谷子上前为墨子诊断伤势,说道:“很危险,伤及内脏,最好不要再移动他,否则会危及生命。”

    辅子彻等人上前来探视,鬼谷子道:“目前我们无能为力,这么重的伤,恐怕只有扁鹊才有办法了。”

    却在这时,安策突然来到客栈中,他是来找众人的,安策道:“各位英雄们都在!太好了,怎么有人躺在地上?真难看。”

    辅子彻心中十分讨厌安策,安策道:“是这样的,外面出现一个大怪物往这冲来,我非常担心我的财产。当然,为了你们的责任与名誉,你们必须保卫这里。虽然我们或许曾经有过不愉快,但你们放心,我一向宽宏大量,不会记仇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好长的屁话。”

    这时,西来人也赶到,他说:“老师,孙宾与他的机关人军队已经赶来,现在他们直接去对付机关怪物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很好,这样或许可以争取到一些时间。看是否能把扁鹊找来。”

    安策立即笑道:“哈哈哈,你们要找扁鹊?他现在被我请来当御医了。你们用的着他吗?我马上就可以把他押过来!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那好极了,麻烦您‘请’他来吧。”

    此时,许昌的东边,孙宾率领机关人军队应战,可是一条巨大的机关龙向他们冲过来,机关人军队抵挡不住,眼看就要失守。

    安策把扁鹊带到客栈,扁鹊见墨子受伤,立刻为他诊治,但治疗需要很长时间,辅子彻道:“这期间机关怪物攻打到这就完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我看也只能期待孙宾……不过希望不大。我们最好能先撤离此地。”

    扁鹊道:“如果想带着老墨,老墨就死定了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是啊,我也知道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据我上次打机关车的经验,如果能进入里面找到控制中枢,或许也能阻止那怪物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生人靠近那东西太过危险,除非……是飞进去的。”

    疾鹏道:“你们想要我单独进去?免谈!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的确如此,但在此干等也不是法子,我要出去看看。”四人便快步走出客栈,铸石子拉住他道:“辅子彻,别太冲动,无谋的行动只会造成失败罢了。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难道我们什么事也不能做?咦?是谁过来了?”

    只见公输般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道:“呼,总算赶到了。我带来了一个好东西,是你们要试试看吗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好东西?”

    公输般道:“来来来!快跟我来!”四人便跟着他来到城郊,原来公输般带他们去看的是一只木制的机关鸟。纹锦道:“好棒!这木鸟真的能飞吗?”

    公输般道:“哈哈哈!放心,放心!没问题的,我玩过好几次了。我要在前面用马车拖木鸟才能起飞,在上面抓稳了!”于是四人登上木鸟的躯体上,然后公输般策马启动,马车飞驰带动起木鸟飞跃而起,木鸟果真升空了。

    木鸟飞到了机关龙的尾部,四人从木鸟身上向下跃去,顺利着陆在机关龙的尾部,然后便从此处闯入机关龙的内部,去寻找中枢控制处。他们一路过关斩将,打倒许多的机关人,终于深入到中枢控制室内。

    终于来到了中枢控制室,炼妖壶也出现在眼前,被架在了中枢控制器上,以壶中生命作为机关龙的能源。壶中仙立即道:“他怎么这样对待炼妖壶?竟然在吸收里面的生命当能源!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那里面的生命怎么办?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会很痛苦而已。”他们走上前去,壶中仙道:“该如何解放这机关呢?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可能是墙上的木杆吧?”壶中仙便去扳动机关,可是打开的只是外面的大门。壶中仙只好道:“我还是自己拿下来好了。”便施展法力,把炼妖壶从那座架上收了回来,机关龙也停止了运作。

    辅子彻道:“喂!别忘了你要做的事!”

    “开庆祝会吗?”

    疾鹏忍耐不住道:“你这死老头真糊涂!是还原世界啦!”

    “哈哈哈哈!开开玩笑而已!”壶中仙便开始念动咒语,炼妖壶发挥作用,果然把大地回复了旧貌。

    壶中仙道:“哈哈哈!就这么简单!”

    这时,蜀桑子喝道:“给我住手!你们这些家伙!”接着便提着轩辕剑从后赶到,怒道:“一再的跟我作对,我再也留不得你们了!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小心!他拿的是轩辕剑!”

    蜀桑子挥剑道:“纹锦!这不关你的事!给我闪开!”

    纹锦道:“不!爹!求你不要再这样了!”

    蜀桑子道:“好,别以为我会再手下留情!我今天一定要个结果!”便挺剑与四人展开激斗。他手中的轩辕剑威力果然惊人,但正如壶中仙所言,他并未如轩辕剑侠那样拥有强大力量可操控轩辕剑,所以轩辕剑的威力只发挥了五成,而四人当中有壶中仙押阵,而辅子彻和铸石子的功力也是远远超出以往,四人合力之下,杀得蜀桑子阵脚大乱。蜀桑子在危亡之际,便要全力施展轩辕剑,纹锦喊道:“爹!求求你停手吧!”

    “纹锦让开,我不想杀你。”

    “不!不要再杀了!爹……”说罢,纹锦挺?
    910
    碜蚕蛄耸裆W邮种械男#鞘毖Φ背 8ㄗ映咕粢簧骸拔平酰 北闫松先ケё潘平醪蹲潘担骸岸圆黄鹆耍ù蟾纭颐挥懈嫠吣恪摇也皇钦娴娜恕?

    “不要胡说……我会带你去找扁鹊的,一定能把你治好!”

    “不用了……辅大哥……谢谢你……”说完,便气绝身亡。

    辅子彻放声大叫:“纹锦……”

    蜀桑子这时道:“唉,她说的没错,纹锦是我用炼妖壶组合出来的……但这孩子……”

    就在这时,鬼谷子率众攻了进来,赶到时只见这一幕惨况,蜀桑子低眉道:“老师!纹锦她……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这真是不幸……蜀桑子啊,你的观点没有以‘心’为基础,结果只能看到悲剧罢了……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等等!你们说这小女娃是用炼妖壶造的?”

    蜀桑子道:“没错,是我在鬼谷时造出来的,但我感到很意外,之后再也没有相同的情况……”

    壶中仙笑道:“有我在,没关系!使用这炼妖壶,或许能帮她再造个活的身体。”

    鬼谷子道:“这主意不错,值得一试。”便道:“我需要你们关于她的‘缘’,用心意去想念纹锦。鬼谷子、蜀桑子是属于纹锦的出生‘缘’。辅子彻与蜀桑子的‘缘’相杀伐,不可接近,否则会有危险。好,你们把手扶在炼妖壶两旁。我要开始了。”鬼谷子和蜀桑子依言把手放到壶两边,然后壶中仙便开始作法,纹锦的尸体就会神力牵到半空。

    就在这关键时刻,安策突然闯进,抄起地上的轩辕剑,向蜀桑子刺去,辅子彻急喝道:“住手!”可惜已经太迟,这一剑刺正中蜀桑子要害,壶中仙惊道:“是谁来打扰!”

    安策道:“怎么?杀他不好吗?”

    壶中仙怒道:“白痴!”当即施法,把安策吸入了炼妖壶去。蜀桑子已然不支倒地,壶中仙急道:“快!辅子彻,你来代替蜀桑子!”

    辅子彻道:“可是……”

    壶中仙道:“没关系,但是……你必须原谅你这个敌人。”

    辅子彻有些犹豫,只听蜀桑子道:“我……拜托你……年轻人……”辅子彻便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于是走了过去,替下蜀桑子,把手伸到壶边,壶中仙道:“用你的心去呼唤她的灵魂。去想念跟她的回忆……”辅子彻集中意念,脑中闪过一幕一幕跟纹锦过去发生的事。

    终于,纹锦被重新救活过来,她和辅子彻深深地拥抱在一起,田衍为他们感到高兴,说道:“师兄!你也看一下场合好吗?”疾鹏道:“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!给我离大小姐远一点!”铸石子道:“好了,疾鹏,你就放他一马吧!”

    疾鹏道:“我要他别太得意,否则以后还得了?”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    西来人则抱了蜀桑子的尸体,悄然离去。墨子、鬼谷子、公输般等人归隐山林,孙宾后被庞涓出卖,改名孙膑,之后成为齐国军师,报了庞涓迫害之仇。铸石子继续领导庶人帮,建功立业。而辅子彻和纹锦结为夫妻,带着机关人和疾鹏云游四海,他们的事迹则流传千古,世代不忘。而那个可恶的安策则永远地留在了炼妖壶中,化为炼妖壶中的一件“摆设品”?
    3
    耍?
    0